11亿“贱卖”上海泽润:沃森生物电话会成批斗会 交易所刚刚关注

  • A+
所属分类:体育资讯

原标题:11亿“贱卖”上海泽润,沃森生物电话会成批斗会,交易所刚刚关注

来源:深蓝财经

一则资产出售公告,沃森生物惹了众怒。

12月5日14时30分,在“沃森生物转让泽润生物股权”的电话会上,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遭投资人猛烈炮轰。除了质疑贱卖子公司,投资人还提出公司应该停牌,甚至提出向监管层举报。

11亿卖泽润控股权

管理层遭怒怼: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12月4日,沃森生物公告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60%股权,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可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持有上海泽润28.5%的股权(之前67.8%),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资料显示,上海泽润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新型重组疫苗的开发,主要包括二价和九价HPV疫苗,重组肠道病毒71型(EV71) 病毒样颗粒疫苗等。

近年来HPV疫苗持续火热,因此业内认为上海泽润是沃森未来2-3年之后能继续增长的重要来源。然而,在二价HPV即将上市和九价HPV即将III期临床的时候,沃森突然“贱卖”其股权。这下投资者炸锅了。

股权转让公告发布当晚,沃森生物的投资者微信群就炸开了锅,不少投资者直指此次交易涉嫌贱卖资产,侵害中小股东利益。

12月5日,沃森召开电话会议,董事长李云春、副董事长黄镇、沃森生物董事/副总裁/上海泽润CEO章建康等高管参加了会议。

这是一场充满火药味的电话会议。

据各投资者们流传出来的会议内容,大致如下:

第一个投资者问:能不能换一下沃森的董事长和管理层?

第二个投资者问:你们把我们这些炒股票的当傻子吗?你看看万泰生物值多少钱,你竟然卖的那么低!!!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第三个投资者问:你们是主动卖泽润的还是泽润管理层逼迫你们卖的?

答:我们不存在被动的,是我们主动的。两价和九价如果我们要继续研究加产业化,针对国内和国际的竞争格局,我们最少还要投10-15个亿,才可以让这两个项目顺利下去,我们确实还有一定压力。本着为团队、投资人负责,做出这个决定。三年之后我们在看今天的举措,你会明白的。

第四个投资者问:

1)你卖了泽润把精力投入到艾博,艾博好还是泽润好?

答:未来HPV疫苗竞争激烈,盈利能力不行,我看好艾博的mRNA带状疱疹疫苗。如果能够率先推出国产mrna新冠疫苗,价值完全足以挑战2价HPV和9价。

2) 既然这么看好艾博,为何不参与前两个月的艾博股权融资?

答:不是说我们想参加就参加的,我们先锁定的是产品端。

3)你总是说卖泽润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去解决这些问题,而是要卖掉呢,你这么干,我们怎么详细你未来能跟艾博合作好?!

4)泽润产品马上上市了,可以自己造血了,为什么要卖?

第五个投资者问:我有一个提议,至少小股东对着方案是非常不满意的,如果你们问心无愧的话现在应该先停牌?有一个问题是,泽润为什么在体内不能发展不能激励,如果沃森平台没问题的话,那可能是管理层的问题?最后是一个看法,疫苗我觉得是关乎民生的很重要的事情,如果这样的一个议案能在现在的市场通过的话,是一个耻辱?

答:对这个事情我们是基于沃森自身的发展的,你可以质疑我们的管理水平差,但你不能质疑我们的人品。

第六个投资者问:

1)泽润有生产资质吗?

答:有

2)新冠疫苗的产能?

答:希望明年能批出来,监管对mRNA的态度看,我们明年不光能拿到订单,也是可以供应的。这个疫苗未来会持续下去,百亿剂的市场规模来定义的,三年内市场缺口大,我们有信心产品质量和成本,我们有信心在相当产能基础上有竞争力。相信我们团队的能力。

还有投资者问:HPV 2价和9价未来都有上市的预期,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售?降低自己的股份?

答:综合考虑到沃森整体的发展战略以及我们现在遇到的现实问题,泽润在沃森体内的定位。

首先交易有利于泽润的独立发展:打开其的发展空间,我们认为他们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九价可能现在竞争格局更加惨烈了,二价其实我们上市时间也比万泰慢了。今后我们需要加强在资金、技术、管理等多方面,所以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举措,给泽润打开一个独立发展的空间。作为独立股东,在销售端我们还是会发挥较大作用的。我们最近在三条路线聚焦新冠疫苗的研发(主要资源给了mRNA路线),与清华大学也在合作腺病毒载体,资源有限,我们就没有太顾及泽润的发展。

“贱卖”背后:

资产剥离时机和交易估值皆存疑

沃森生物贱卖上海泽润背后,引发巨大争议的焦点是上海泽润的剥离时机与交易估值。

“早几年,沃森生物的现金流很差的时候都没有卖掉这块资产,现在收获期马上到了反而低价卖,这不符合商业逻辑。如果需要对泽润团队进行激励,完全可以在保持控股权的前提下采取分拆上市或者其他解决方案。”12月5日,一位参加电话会议的买方机构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海泽润是一家专注于新型重组人用疫苗产品研发的药企,于2012年底被沃森生物收购而成为其控股子公司。

2012年底,沃森生物以5.93亿元控股上海泽润(原持股65.1429%),截至2020年6月30日,上海泽润的账面上仍有1116万元的亏损。

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沃森生物8年赚进5.548亿元。粗看起来,似非“赔钱买卖”,让投资人“情绪激动”的却是,“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

原来,上海泽润或即将实现“盈利”点。据沃森生物早前公告,就在今年6月,上海泽润的二价HPV疫苗上市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受理号:CXSS2000024国和CXSS2000025国(西林瓶和预灌封两个剂型)。据此,行业人士普遍预计,后者最快会在2021年实现上市销售。

该公司为HPV龙头企业,去年底还获得高瓴资本的融资。另据天风证券研报,在不考虑海外市场的情况下,沃森二价HPV有望实现峰值销售收入24.58 亿元。

根据沃森生物此前公告,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于4月完成了Ⅲ期临床研究,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于6月获得受理。此外,上海泽润九价HPV疫苗也已启动临床试验。

另一个巨大的争议是上海泽润的估值。

根据公告,此次32.6%股权交易对价11.41亿元,对应上海泽润整体估值仅为35亿元。上海泽润是沃森生物700亿元市值的重要支撑,有买方机构研究员甚至预测10亿元的利润峰值对上海泽润进行估值。

HPV疫苗是近两年新上市的最火爆疫苗产品,二级市场上对HPV疫苗炒作热度也一直未减。智飞生物因独家代理默沙东的四价、九价HPV疫苗,赚得盆满钵满。今年7月,智飞生物的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元。作为当前唯一的国产HPV苗厂家,万泰生物上市后也被资本疯狂热炒,目前市值高达784亿元。

在部分参加电话会议的机构投资者看来,相对于万泰生物,上海泽润的估值被严重低估。

沃森生物股价近4个月已腰斩

三季度数百机构持股

作为疫苗股的沃森生物,今年整体涨幅超40%。但自8月6日突破95元创出历史新高之后,沃森生物便陷入跌跌不休的境地。截至12月4日收盘,沃森生物的股价较8月的高点已腰斩,最新市值为705亿元。

沃森生物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67亿元,同比增长96.46%,归母净利润4.35亿元,同比增长261.79%。

疑似“贱卖”资产事件持续发酵,沃森生物下周股价受此影响可能存在波动,或会牵累那些重仓机构。

据财联社,截止至9月30日,持股公司各类机构达110家,多以指数基金为主,其中陆股通持股占4.8%,招商国证生物医药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与中泰证券旗下的星云2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也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持股分别占流通股1.64%及1.83%。

其中根据招商国证生物医药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三季报披露的信息显示,持股的沃森生物为该基金第四大重仓股,市值按照当前计算为11.14亿。

而中泰资管产品星云2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股市值按当前市价(12月4日收盘45.66元)计算达13.86亿。

根据wind披露的数据显示,该资管计划成立于2019年6月,至今短短一年时间单位净值已超3元(截止至2020年10月12日)。而由于其成立时总规模只有4.2亿,不排除公司持股高度集中于沃森生物。

沃森生物收关注函:

转让上海泽润控制权是否存利益输送

12月6日,深交所发出《关于对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表示对《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高度关注,要求沃森生物(300142.SZ)董事会补充说明或披露17个相关问题。

根据关注函,深交所要求沃森生物说明本次交易转让上海泽润控制权的合理性,以及转让股权比例的确定依据,本次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关注函要求,沃森生物就上述事项做出书面说明,于12月8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公司管理部,并对外披露,同时抄送云南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